悠悠羌笛曲 绵绵新丝路

 

秋风瑟瑟,羌笛悠悠,队伍越往西走越荒凉。刚开始脚下还有稀疏的蓬草,如今却只有遍地黄沙……
远方的尽头有什么?一往无前为什么?千辛万苦图什么?茫茫戈壁除了咆哮的风沙,就是龟裂的土地。唯有那一行坚毅的脚印述说着动人的缘由。
前世·张骞出使通西域
边关的雁叫,已写进流霜的寒意。千里的暮云,默默地随风远行。今夜,他独坐在帐外,伴着月光的寂聊,羌笛的思念,将胡酒一饮而尽。此刻,文质彬彬的汉朝使者,已成为粗犷豪迈的塞外硬汉。张骞,这个注定被历史铭记的人,即将完成一项泽被后世的伟业。
纵使张骞留恋中原的大好河山,纵使“无人区”的环境让人却步,纵使张骞多次在匈奴面前死里逃生,纵使前方充满了未知的恐惧,但他依然坚定。只因张骞心中报效国家的信念从未改变。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最终历时十三年,张骞抵达大月氏,成为汉朝第一个开眼看世界的人。
而这条由开拓者张骞走过的万里通途,史称丝绸之路。它把古老中国和遥远的西方世界,连在了一起。从此,这条路往来着各国使臣、商贾、朝圣者,将世界用贸易和宗教联系起来。这条路见证了亚欧大陆所有国家的繁荣与衰败,往来着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可以说一部丝绸之路的历史就是一部亚欧大陆的历史,而亚欧大陆历史大致等同于一部世界史。
今生·格库再建新丝路
张骞也许不会想到,在他身后两千年一百余年后,一条新的丝绸之路宛如一条巨龙,正在迅速向西延伸——这就是格(尔木)库(尔勒)铁路。格库铁路打破了自古以来从新疆到中原必经河西走廊的唯一格局,是继兰新线后,第二条进出疆铁路。
作为我国西部铁路网关键一环,格库铁路东起青海格尔木,西至新疆库尔勒,连接了柴达木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南疆铁路和青藏铁路。格库铁路建成后,不仅能促进“两盆”的油气资源大规模开发,推动青海新疆两地的经济发展,更有利于青藏、新疆两地之间的文化交流,维护民族团结稳定。同时也构筑了我国通往西亚、地中海、黑海地区的陆路运输大通道,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
而承建格库铁路青海段全线铺架施工任务的队伍,就是擅长铺架作业的中铁二十二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这是他们继修建青藏铁路、西格应急、西格二线后、第四次踏上青藏高原。
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一项瞩目的大工程必须经历风雨的洗礼,困难的雕琢,才能成为精品。摆在二公司人面前首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克服大自然的恐吓。虽然距离张骞那个时代已过了两千余年,但戈壁依旧是戈壁,无人区依旧渺无人烟,干旱缺水是常态;风沙依旧不近人情,随时都可能来一场飞沙盛宴,请建设者们免费吃土;而且格库项目作为二公司乃至中铁二十二局海拔最高的项目,3000多米的高海拔带给建设者的只有胸闷气短,头昏脑胀;漫长的冬季,刺骨的寒冷,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住的。对此,二公司格库项目提出“高寒缺氧不缺气,沙狂血猛铁军魂”的口号,先在精神层面上鼓舞士气。同时,加强后勤保障力度,在物质层面干出成绩。每一位职工到了高原先进行全身体检,建立健康档案,在梁场还设立高原医务室,为建设者的身体健康保驾护航。每逢佳节,项目上还会展开不同形式的慰问工作,水果食品生活用品一样也不少,让每一位建设者从心底里感受到家的温暖。
要想做出精品工程,克服了环境困难是远远不够的,更要在工作中敢于创新,追求极致。二公司承建的格库铁路青海段第五标段,主要工程量为正线铺轨530.84公里,站线铺轨103.26公里,道岔铺设276组,T梁预制、架设949孔,粒料道床200.4万立方米,路基土石方104.2万立方米,大桥2座、中桥1座、箱形桥1座、涵洞20座。主要施工特点就是线路长,规模大,工点分散,涵盖专业多。为此二公司格库项目在青藏高原上采用CPG500型铺轨机一次性铺设500米长钢轨的方案,首次采用整体式模板制梁,在追求创新的道路上永不止步。同时为了提高效率,二公司专门购置了200吨提梁机,高原捣固机等设备,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大干高潮。这正是 :奋勇争先,重上高原谱赞歌;攻坚克难,再为高原献新作!
后记·那群可爱的人儿
   不敢创造新事物注定不会有发展,有些事虽然艰苦,但总得有人去做。正如张骞开辟丝绸之路,正如二公司的建设者们修建格库铁路。二者都是为了丝路,为了国家,知难而进,艰苦奋斗,才创造了新的事物。我想这才是中华民族经久不息的源泉。
格库铁路通车后,预计全程旅途用时12个小时左右,但修建它却要历时五年光阴。在这期间,有一群可爱的人,告别亲人,离开故乡,在遥远的高原夜以继日地奋战,只为顺利通车的那一刻。
我曾在二公司甘森制梁场问一位中年建设者:想不想家?他告诉我,很想念儿子,他暑假过后就要上小学了。我问他为啥不回家看看呢?他叹了口气,说:“(回家的)路太远,来回太耽误时间,手里的活也不能放下,还是等过年再回去吧。”我突然意识到,在外工作的工程人很不容易,一边是建设国家的使命,一边是亲情的召唤,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当二者无法两全时,做出牺牲一方的抉择,是多么艰难的事情!所以,默默奉献的工程人是可爱的,更是令人尊敬的。
在落日余晖下,我站在路基上,向着当年张骞西行的方向眺望,耳边仿佛传来古老的羌笛声,笛声婉转悠长,正如我眼前的这条格库铁路,向远方延伸至天际……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