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的春天

 

身在北京,却怀念北平。

北平,这是个令人回味不尽的名字。之所以称为北平,我想离不开郁达夫笔下《故都的秋》,“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北平的秋天,在他的心里,是愿意用生命去交换的美丽。有人说,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下了雪之后到后海,就穿越到了明清。而我以为,北平之所以称之为北平,离不开她春天遍布城市街角的繁花和古树,夏日嗡嗡蝉鸣声中阔大的树荫和大碗茶,秋日漫山遍野色彩斑斓的枫叶和冬日里白雪掩映的天空中飘过的一声鸽哨。我向往北平的春天。北平的春天是老舍笔下处处的槐花香,柳叶儿长,拥挤的四合院里也透出了舒爽;晨起的院门里走出提着鸟笼的前清贵族,午睡后的胡同里穿行着骆驼祥子和磨刀磨剪子的远唱。在他的笔下,北平的春天是宁静祥和的,闹哄哄的,充满了柴米油盐味却又透着一股子皇城根的傲气和自然……

就在某一刹那间,在枝头,在街角,从风中,从暖阳中,或者在匆匆而过的行人身边,我发现了春的痕迹。悄无声息又让人猝不及防地,我们已经走进了春的怀抱,仿佛置身于北平的春日。欢呼雀跃起来,引带着十足的精气神。在清晨熙熙攘攘的上班人群中,在穿梭人群的共享单车上,又或是从哄哄闹闹的小学生堆里,从洒水车驶过的湿润水汽里,在这样的热闹的清晨,我仿佛置身北平的街头。

一切都充满着生机。小学生们叽叽喳喳地上学去,青年人奔忙在上班的路上,车辆鱼贯前行,老年人趁着清晨去公园健身散步。“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便利高效的交通,丰富多样的业余生活,越来越适宜的居住环境,人性化的配套设施以及取之不尽的共享资源,这些优质的服务共同书写了新北平的新气象。

高楼大厦和红墙黄瓦交相辉映,千姿百态的立交桥和狭窄绵长的胡同交错联通,地道的老北京和外国友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皇城气息和国际文化相互交融。新北平在现代化的装饰下多了一份大气和包容,多了一份生机和从容。就像林语堂先生在《动人的北平》中写道:北平好像是一个魁梧的老人,具有一种老城的品格。一个城市与人相似,各有不同的品格,有的卑污狭隘,好奇多疑;有的宽怀大量的豪爽达观。北平是豪爽的,北平是宽大的。他包容着新旧两派,但他本身并不稍为之动摇。我更爱新北平。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